艾希主之名密码输入之后(艾希主之名密码推导)

初遇艾希是在七年前,一直喜欢她眼神中流露出来的清冷的光,也或许是第一次认真观摩一场游戏入眼的Q、W、E、R的是她,也或许是第一次在人的引导下按下锁定英雄的是她。

从此便与这位高贵冷艳的战士结下了不解之缘,而我是一名“手无缚鸡之力”的召唤师,我看见了她的光芒。

艾希主之名密码输入之后(艾希主之名密码推导)

弗雷尔卓德瓦罗兰大陆最原始的部落联盟,历史悠久但却没有实现统一,环境严寒,现实残酷。

弗雷尔卓德分为阿瓦罗萨、寒冰之爪以及冰霜守卫三大势力,首领都是女性,被称之为“战母”。

当然弗雷尔卓德除了三姐妹及其血脉之外,还有半神奥恩(山隐之焰)、艾尼维亚(冰晶凤凰)、沃利贝尔(雷霆咆哮),它们是符文大陆最早的一批魔法生物。

丽桑卓、阿瓦罗萨、赛瑞尔达三姐妹带领着弗雷尔卓,为了获得无尽的力量保护族人,丽桑卓惹怒了原始神,被风暴之力所伤从此双眼不再见光明,而阿瓦罗萨被虚空夺走了听觉,赛瑞尔达将声音输给了初之暮光,三姐妹虽然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但团结起来的她们在冰原还是所向披靡。

不过,好景不常,动荡不安的年代,丽桑卓还是为了部族与虚空的主人达成交易,用迎接虚空来换取力量,拥有力量的人则为冰裔。

但阿瓦罗萨、赛瑞尔达没有支持这个决定,经历了了种种(省略)丽桑卓将虚空的主人以及姐妹们一起封印在了万年冰封的臻冰下,封印并不能够永远锁住虚空,因此丽桑卓一直在找寻冰裔……

艾希主之名密码输入之后(艾希主之名密码推导)

艾希是一名冰裔,成为战士是她与生俱来的使命,她与这片土地的远古魔法连接,所以她的一生是注定了的,好在她得到了民心。

艾希的母亲是部族的前任族长葛伦娜,就像我们听到她的台词一般“我是葛伦娜之女,她的母亲因为错误的决定而身死。

艾希的丈夫是山岭氏族仅存的战士泰达米尔(蛮族之王),不过我真的希望艾希独自美丽啊!

艾希的朋友是瑟庄妮(凛冬之怒),这段幼年时的友谊随着两个部落交恶而停止,这一段美好也只停留在当初。

半神艾尼维亚尔是弗雷尔卓德的守护神,她与艾希结盟,协助艾希统一弗雷尔卓德,共同对抗即将降临的邪恶。

在我看来,艾希的生平其实并不算复杂,她一直都在为统一弗雷尔卓德而努力。克己、智慧、忠于理想、责任、孤独是我能够为她想到的代名词。

她最终也找到了阿瓦罗萨的坟墓,得到了阿瓦罗萨的臻冰弓,为死去的母亲复了仇,也以此作为契机召集冰原上大大小小的部落促使阿瓦罗萨成为冰原上最庞大的部落联盟……我想,我也会得到一切我努力想得到的东西,艾希的光芒给了我不小的力量。

艾希主之名密码输入之后(艾希主之名密码推导)

突然想写一写艾希的原因是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几乎所有人都待在家里,有的人渴望解封后出去玩耍,而我大有“偷得浮生半日闲”之感,在家里看书、在床上追剧、去田间散步,我当时在想,我还有什么想做的事情?时隔几年,我打开LOL,笔记本+WIFI的配置还算流畅。

第一感觉,人很少。好像花了6分钟才等到人齐,等的还是陌生人。好像所有人都已经不会回来了,好像英雄联盟已经是上一个世纪的事情了。

以前,你下一场游戏碰到上一局的队友很正常,但你绝对不会一个星期后还碰上同一个人,玩了几天游戏之后我发现来来回回都是那几个人,不知他们是否有和我一样的感觉,旧故里已经草木深。

第二感觉,此人非彼人。我一度怀疑我那几天遇到的都是00后,但00后也玩这个游戏?我不得而知,有人对我说上一句:“嘤嘤嘤,哥哥好厉害。”我随即翻了一个她看不到的白眼,这年头玩游戏的准则大概是要不操作一流,要不会撒娇,好吧,我竟然没有一样拿得出手!

第三感觉,氪金。原来真的会有人执着于买皮肤,相比于炫技更多人在炫耀集齐了所有皮肤,呃…好吧,是不是这么多年了我也该给艾希买一件衣服了?让我看看不一样的她?

结冰吧

正对眉心

我瞄得很稳

我的箭飞向真理

阿瓦罗萨指引着我

我们必须向前推进

不要错把仁慈当成弱小

比我的箭更快吗我不这么认为

属于我的时间到了

没人能逃过我的瞄准

为了弗雷尔卓德

我不会将族人带向歧途的

弗雷尔卓德将会再次统一

世间万物皆系于一箭之上

我出生贫寒和所有弗雷卓德人一样

……

你会发现,短短几行字却好像自带语音效果,把你一下子拉回万丈游戏当中,青春与热血,光芒无限。

其实玩游戏的那一段短暂时光,我的操作和意识都是极差,大概我操作的艾希和小兵的唯一区别就是会放大招,并且是10次7次不中的那一种类型。既不练习又不学习,非要选择ADC又次次有辱使命,并且我对敌军的力量一无所知,这大概就是队友们带不动我的主要原因,朋友们无奈又不好明言,说来也是感激这种令人愉悦的游戏素质,如果是我大概会一般见识,非要说上一句“咋地啊,还能不能耍?”

我玩这个游戏仅剩的良知就是不去玩排位赛,所以在匹配赛被陌生人DISS了非要怼回去一句“既然匹配到一起那就是有道理的啊!”,在匹配赛中和熟人在一起就只会气人又无助地说上一句“你们怎么不救一下我哎?”

至今我应该只独立完成过Triple kill,说来也惭愧,用时间来计算的话怎么着我也算是艾希的资深玩家了,但是偏偏谁都能打得过我,好在朋友们都比较优秀,但好像没人打算要好好教下我,我也没打算学习,反正我就是随便玩玩被当成了共识,相较于Victory我更喜欢和队友走在一起的那一句Penta kill ,非常骄傲。

突然回忆一下印象比较深刻的游戏时刻有:

大家一起在中路团战,对面一个大招丢过来队友双双左右闪躲,只有我被正面击中,当场就半死不活残了血,我还能记得我那种尴尬又强行当作没事发生的表情,以及队友无奈的笑声。

我看到敌方残血正要回家,我毫不迟疑一个大招丢过去,但是敌方却先我大招一步回家,最终An enemy has been slain,队友们满屏?????是的,我意外地在他刚回城的那一秒钟用大招杀了他,一秒不多,一秒不少。

还有一人猛追我,队友来不及或许也觉得救我没必要,我一边回血、一边W减速、一边逃命,终于我就要跑过别人了!然而不知哪根神经突然大条了去错了队列,站在塔下欣慰地长输一口气,一声幽幽的Executed响起……

嗯,反正回忆不起来什么高光时刻。不过,被骂两句我倒是从来不在意的,唯就是谁谁谁比你玩得好多了这句话是我的爆炸点,尤其是女生。

LOL可以算得上我真正玩过的游戏了,后来王者荣耀、绝地求生我从没有下载过,这倒不完全是因为情怀,而是在非特定条件下我本来就不怎么玩游戏,如今对于LOL只有花自落,不追不等的感受。

游戏的输赢在我眼里好像从来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时光,陪伴的时光,消磨的时光,以及感同身受的时光。虽然你可能并不认同一些行为,但你多少会理解玩起游戏来就选择性失联、通宵达旦待在召唤师峡谷、有限的生命选择游戏作为些许慰藉的人是为了什么,历历如绘,看破难说破。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idianwenhua.com/71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