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诞者圣墓王冠之重(必承受王冠之重)

1952年2月5日,伊丽莎白公主和她的丈夫菲利普正在肯尼亚森林深处欣赏风景,沉浸在狂野自然景观中的她,怎么也想不到,就在第二天,父亲乔治六世去世和她登基的消息将传遍世界。

当25岁的伊丽莎白公主在内毕罗丛林深处的树屋酒店看大象汲水时,她的父亲乔治六世在睡梦中因血栓去世。作为长女,伊丽莎白自动继位,成为英国女王

公主蜕变为女王的钟声,由老国王的死亡敲响。时至今日,哪怕是纪念登基70载的活动,伊丽莎白二世仍不愿大肆庆祝,特意选在父亲忌日的前一天,拄着拐杖出席招待会,简单切了块蛋糕后便匆匆结束庆典。

初诞者圣墓王冠之重(必承受王冠之重)

1952年伊丽莎白公主与丈夫菲利普在内毕罗丛林深处

“即便在70年后,这一天对于我来说仍然记忆犹新,它标志着我父亲乔治六世的离去和我执政生涯的开始。”2月5日,伊丽莎白二世在纪念登基70周年的公开信中写道。

事实上,这位备受爱戴的超长待机女王,出生之时,却是国王第二个儿子的长女,被远远隔在王位继承圈外。幼时,她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能成为当时英联邦帝国的名誉统治者,更不用提成为英国在位时间最长的君主。

初诞者圣墓王冠之重(必承受王冠之重)

从懵懂女童到一代女王,伊丽莎白肩负着温莎家族最后的荣光。血脉传承,姓氏更替间,世界局势却跌宕起伏,日新月异,这朵时值暮年的英伦玫瑰,还能为貌合神离的英国粉饰多久太平?

命运的馈赠

英国媒体评价,伊丽莎白在出生后的头十年里,对其命运的真实走向毫不知情。显然,那时的她只是个无忧无虑、备受宠爱的孩子,终日在花园里玩耍,与马驹、狗仔做伴。

她的一生似乎也止步于此,当个活泼快乐、广受欢迎的贵族公主。然而,命运的齿轮转动,一份意想不到的馈赠被送到她眼前,让她措手不及。

1936年12月,伊丽莎白的叔叔国王爱德华八世自愿放弃王位,选择与结过两次婚的美国情妇华里丝·辛普森结婚。不爱江山爱美人的爱德华八世,将国王之位拱手让给弟弟阿尔伯特王子(即乔治六世),此举直接将年仅十岁的伊丽莎白推向了王位第一继承人,世人一片哗然。

初诞者圣墓王冠之重(必承受王冠之重)

伊丽莎白(右一)和父母及妹妹的合照

“爸爸要当国王了。”在12月的寒风里,伊丽莎白向6岁的妹妹玛格丽塔·罗斯解释,为何家门口聚集了大批欢呼的民众。

虽然年纪尚小,但玛格丽特却一下抓住问题的实质:“也就是说,你将成为女王?”

“是的,”伊丽莎白冷冷地回答道,“我想是的。”

20年后,玛格丽特公主提起当时的情景,不禁唏嘘:“姐姐再也没有提过这件事。”

面对这份无比沉重的馈赠,10岁的伊丽莎白在第一时间做出了自己的判断。她是欣喜,或是惶恐,我们不得而知,但从那天开始,她的童年正式宣告结束。命运留给她的,只剩下承担起衰落帝国和落败王室的荣耀和责任。

伊丽莎白从一出生,就备受祖父乔治五世和英国人民的喜爱。从小接受严苛教育的伊丽莎白,称呼乔治五世为“英格兰爷爷”。而时任英国财政部长的温斯顿·丘吉尔在给妻子克莱门蒂娜写信时也提到:“她(伊丽莎白)是个人物,在孩童的身躯里,蕴藏着惊人的威严和自省精神。”

初诞者圣墓王冠之重(必承受王冠之重)

印有伊丽莎白头像的纽芬兰邮票

1930年夏天,伊丽莎白四岁生日不久后,一个骑在小马上的伊丽莎白公主像在英国杜莎夫人蜡像馆首次亮相;两年后,伊丽莎白的头像被印在纽芬兰的邮票上,同年,英国国旗飘扬在南极附近,这片56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被命名为伊丽莎白公主地

彼时,北爱尔兰的《贝尔法斯特新闻快报》如是报道:“每次去公园散步,这名6岁的女孩总是备受瞩目,所到之处,众人无不脱帽、举起手帕致敬。”

到1936年爱德华八世退位之际,伊丽莎白收到来自公众的礼物数量多得吓人,要求她担任公职的请求更是如雪片一般纷至沓来。英国王室不得已聘用了一名秘书,专门处理有关伊丽莎白的事务。

很难说,祖父乔治五世的偏爱和伊丽莎白的高社会曝光度有任何关联,但伊丽莎白在英国民众间的呼声确实很高,以至于她从小便接受“被视作王位直接继承人的教育”。

王冠之重

汉诺威王朝末期,维多利亚女王顶着德国人的姓氏,将已经完成工业革命的英国领向了殖民扩张的道路,日不落帝国由此得名。

英国王室的权力在十九世纪末达到顶峰,全世界都为之震慑。随着时间推移,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短短十几年时间里,一度辉煌的大英帝国隐隐有分裂之势。在民主思潮和俄国无产阶级革命的影响下,英国的君主立宪制摇摇欲坠。

为了平复国内的反德厌战情绪,更是为了巩固英国王室的象征性地位,乔治五世把从祖父阿尔伯特亲王那里继承来的德国姓氏——萨克森-科堡-哥达,改为温莎。

在漫长的统治岁月中,伊丽莎白二世所体现出的亲民、谦逊以及维护王室荣誉等特质,实在是不足为奇,因为一切从她祖父——温莎王朝的开创者那里,都有迹可循。

初诞者圣墓王冠之重(必承受王冠之重)

出生在这么一个古老陈旧的家族里,又顶着王室继承人的名头,可想而知,聚焦在伊丽莎白身上的目光有多少。

伊丽莎白和妹妹玛格丽特儿时的家庭女教师玛丽恩·克劳福德透露,两姐妹的祖母玛丽王后对她们的教育非常关注,尤其是对伊丽莎白,甚至会亲自参与到对两位公主的教育中来。

严厉的玛丽王后规定,伊丽莎白只能阅读“最好的儿童读物”,这些书通常都是她亲自挑选的。同时,她还时常组织如参观伦敦塔一类的“有益娱乐项目”,以期为孙女未来的君主之路奠定寓教于乐的基础。

如此高的期望,逐渐侵蚀了属于少女的纯真和青涩,伊丽莎白变得圆滑老道。

初诞者圣墓王冠之重(必承受王冠之重)

“如果我是女王,”她对家庭教师克劳福德说,“我将颁布一道法令,禁止星期天上马术课,马也需要休息。”

在一次音乐会上,玛丽王后注意到孙女有些坐立不安,便问她是否想回家了。

伊丽莎白机警地回答:“不,我们不能在演出结束前离开,外面还有很多等着见我们的人。”

听到这一回答,玛丽王后警觉起来,立刻让人从后门护送公主回家,她不想让伊丽莎白沉迷于群众的追捧中。和她的丈夫一样,玛丽王后深知,在民主时代,谦卑恭逊、克己奉公是王室成员必须付出的代价。

在伊丽莎白的成长阶段,祖父母用行动给她上了深刻的一课——王室无法凌驾于制度之上。她也因此知晓,生在民主时代的帝王之家,失去实权的王冠意味着更为沉重的责任。

日不落帝国的余晖

美国《大西洋月刊》驻伦敦编辑汤姆·麦克塔格指出英国在2022年面临的严峻现实,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大国像英国一样,如此接近解体的边缘。21世纪的前20年里,英国实际上输掉了两场“战役, 也因此走向衰败——第一场战役是2008年的金融危机,英国社会和经济稳定毁于一旦;第二场战役是2016年的公投脱欧,使得其与最大的贸易伙伴欧盟及北爱尔兰部分地区建立了经济边界;同时,也为苏格兰要求独立的局势火上浇油。

屋漏偏逢连夜雨,在应对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时,作为发达国家,英国将不断攀升的死亡率和严重衰退的经济紧紧结合在一起。

在国力不断衰退的情况下,伊丽莎白二世深知,英国不同于法国、德国,甚至美国那样的传统意义上的国家,其全称是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集结了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自2016年脱欧以来,英国的身份危机便日益严峻。

幼年的伊丽莎白受到威尔士、北爱尔兰等各地人民的喜爱和追捧,大家愿意沐浴在温莎王朝的荣光下。如今,英国人却难以界定自己的身份——一些人自称英格兰人,另一些人自称苏格兰人或威尔士人,还有一些人拒绝承认自己是英国人,说他们只是爱尔兰人。

初诞者圣墓王冠之重(必承受王冠之重)

早早将自己的命运和英国捆绑在一起的伊丽莎白,在呼啸而来的时代洪流面前,对于家族和国家的时过境迁,显得如此弱小而无力。

事实上,早在20世纪末,看似牢固的温莎王室堡垒,已经开始摇摇欲坠,女王三个孩子的婚姻相继破裂、温莎城堡毁于火灾,直至2020年哈里王子毅然决然离开家族,这些王室动态早早预言了英国四分五裂的现状。

许多人认为,英国面临重重危机的根源在于脱欧打破了维系国家联盟的社会契约,即便苏格兰和北爱尔兰两个地区极力反对,占主导地位的英格兰选票仍然取得了公投的胜利。

事实上,问题在于除英格兰外,苏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不再享有民族归属感,他们并不认同自己是英国人。因此,脱欧仅仅只是造成英国紧张态势的导火索。

初诞者圣墓王冠之重(必承受王冠之重)

在如此深刻的身份认同危机下,95岁高龄的伊丽莎白二世若无其事地扮演着女王角色,继续顶着威尔士、北爱尔兰和苏格兰“祖母”的名号,希望像守护温莎王朝的尊严那样,牢牢守住英国貌合神离的现状。

然而,和曾经号称“日不落”的大英帝国一样,温莎王朝只剩下断壁残垣,落日余晖,垂垂老矣的伊丽莎白女王也只能借最后的王室光环,为英国的伤口贴上欲盖弥彰的创口贴。

作者:刘冠

本文独家供稿腾讯平台,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idianwenhua.com/133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