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木打一成语(3木成语)

莫锞老爹和荆茝阿妈对桃夭充满了疼爱,甚至超过了两个儿子。

在金族的这一年,桃夭脱离襁褓,垂髫时似粉玉琢,豆蔻之年已经隐约看出木族皇室的气质。荆茝阿妈每天要给桃夭的衣服接点布料,不然孩子就露出胳膊,露出了腿。莫锞老爹知道这就是传说中木族有爱则华,无爱则萎。桃夭在莫锞老爹一家的关爱之下,金族的一年,立成豆蔻之年。静时亭亭玉立,动起来就不好说了,经常和灼璃厮混,除了长相不是男孩,捣蛋,习功,打猎做起这些,比灼璃灼华还男孩!

但是幸福疯跑的桃夭没有看到莫锞老爹越来越藏不住的担忧。周围的人也议论纷纷,莫锞老爹很清楚君泰蒙知道后会他治一个什么样的罪。无故私留异族女婴,还不上报,还有那联系金族和木族的可怕卦语。或者君泰蒙早已知道了,他只是在等莫锞主动上报!

一天,莫锞老爹打猎归来正收拾猎物,荆茝阿妈在准备午饭,灼华在打磨玉石,他在细细地打磨一个玉钗。桃夭一面大笑一面跑着进了屋子。手里持着一条男人的腰带,嘴里不住地呼喊着“阿爹,阿妈,救我,快救我,哥哥要揍我啊”,又是笑又是哭,又是急又是喊,家里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只见灼璃抱着腰跑在在后面,时不时停下来提提裤子。嘴里不忘叫一声“快把我的腰带还给我。”大家都给灼璃狼狈的样子逗笑了。

桃夭一步从台阶上跨进了屋子,“嗖”地藏在了老爹身后。顺势把灼璃的腰带扔了出去。灼璃不依不饶也要转到阿爹身后逮桃夭。老爹抓住灼璃的胳膊,把他夹着,让桃夭快跑,桃夭得意地跑到了阿妈身后,这时灼璃的裤子一下子褪到脚腕子上,急得灼璃使劲挣扎。脸憋的像猪肝一样红。桃夭看到了,“呀”地一声捂住了脸转了过去。

“为什么又闹起来了?”听老爹的语气好像在嗔怪灼璃。

“阿爹,你管不管啊,她趁我去茅房,把我搭在墙上的腰带偷走了!”灼璃一面系裤子,一面气急败坏地回答。

桃夭理直气壮地分辩道“哥哥和我比射箭,输了,非说我是女人,赢了也不中用!我气不过。”

阿妈该出场了,她及时地说到“孩子们,该吃饭了!!话题一换,战争结束了。

灼华起身去准备吃饭,桃夭看到灼华手里的玉钗晶莹剔透,没有什么特别的设计,简简单单,但是透露着说不出的美。她忍不住凑过去,伸手去摸,完全忘记了阿爹阿妈对她说过,女人不能碰正在打磨的玉器,会让玉器失去光彩。

灼华看到桃夭眼神落在玉钗上,又看到她伸出了手,一个箭步冲上去,打落了她的手。

桃夭先是一惊,看着灼华冷冷地看着自己,桃夭想起了阿爹阿妈的话,又想起了灼璃说“女人不中用”,

“你们为什么说女人不中用?为什么女人在金族一文不值?阿妈不是女人吗?阿妈不是和阿爹一样重要吗?你们对我好,又这样对我,我不服!”委屈的眼泪吧啦吧啦,断线滚珠般落了下来。

阿爹听到了她委屈的呼喊,无言以对,只能“唉”长叹一声。

灼华还是冷冷的,灼璃在那里洗手也是,不洗也不是,直直地看着桃夭掉眼泪,不知道该怎么办。阿妈搂着桃夭,把她拉到了饭桌旁。

阿爹又是一阵叹息。

“阿爹,你为什么叹气,是不是桃夭说这些惹阿爹生气了?”桃夭忽闪着大眼睛,认真地问莫锞。

“唉,阿爹怎么会不喜欢桃夭呢?阿爹只是心疼你啊!”莫锞老爹又是一声叹息。

“那我不说了,阿爹别难过了,桃夭给阿爹捶背。”说完,桃夭擦干了眼泪,转到莫锞身后,认真地给阿爹捶起了背。

莫锞站起身来,摸了摸桃夭的小脸蛋,走到了台阶上,蹲坐在台阶的石块上。

这时灼华也跟了出来,冷冷地说,“阿爹,先别说男人女人的事。眼下,君泰蒙应该早就知道咱们家有桃夭,但他一直忍着不问,就等着咱们去报告呢。而且君泰蒙越来越可怕了,凡是稍微忤逆他的意思,轻则打,重则杀,昨天刚刚处死了四等民易煞。”

莫锞老爹又是一阵叹气,“我何尝不知道呢,只是……”

“父亲,我们都是上天的子民,没有人是凭借个人的力量改变命运的,只能顺势而为!”

这顿饭,没有人有心思吃了,没心没肺的灼璃也陷入了忧愁和痛苦之中,更不用说其他人了。他们知道金族的女人是什么命运,他们也知道君泰蒙会如何对待桃夭?

莫锞老爹还是决定,明天就去见君泰蒙!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idianwenhua.com/10579.html